刘浩凌成为新华人寿新任掌门人 强投资端开启?

今日绵阳 阅读(1665)
?

Cailian Agency

蔡莲(上海记者丁燕),新华保险董事长,终于尘埃落定。

8月6日晚,新华保险发布公告,选举刘浩苓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主席。李泉被任命为新华保险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,其资格仍有待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。

同时,在公司2018年度股东大会选出的第七届董事会的14名董事中,有10名董事具备符合所需董事会成员数量要求的董事。第七届董事会依法正式成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“刘立立”组合来自资产管理行业。在去年资产管理行业发生大规模霹雳的情况下,这种人员变动意味着什么?在强调保险回归的老保险公司万丰离职后,新的“资产管理”组合会给新华保险带来什么样的好处?

新团队来自资产管理部

刘浩玲成为新华人寿的新负责人。

新华保险董事会审议通过了《关于调整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委员会设置的议案》并同意将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委员会调整为战略委员会和投资委员会。其中,刘浩玲是战略委员会主席。李泉是第七届董事会的董事,他仍然是战略,投资和风险管理委员会的成员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刘昊苓“七十”后于1995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专业,1997年7月获得中国政法大学学士学位,1998年5月毕业于爱荷华大学法学院。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伦敦商学院,获得金融硕士学位。可以看出,刘浩苓在英语,法律和金融方面有三个不同的知识领域。

此外,刘浩玲还担任中国投资公司法律合规部业务总监,高级经理,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总务部副主任,法律合规部主任,汇金综合管理部/银行二期董事兼主席。他也是一名员工主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刘浩玲在保险业有两个职业。自2009年12月起,他在新华保险担任了9个月的董事,并于2012年担任中国出口信用保险的监事,直至2017年5月。从中可以看出,刘浩苓在证券等各种金融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。投资和保险。

“保险业的首席执行官和总裁基本上都有相应的保险概况。保险集团作为集团首席执行官负责投资领导,而李泉不是第一个。李泉多年来一直担任新华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,也是保险业的内幕人士。 “保险业的一位资深人士说。

记者查询了新华人寿新任首席执行官兼总裁李泉的简历。李泉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院。 1991年1月至1998年4月,任正大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资本部总经理,公司总经理助理。 1998年5月至2010年3月,任博世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监事长,副总经理兼执行副总经理。2010年3月,他加入新华资产担任总裁,自2016年12月起担任副董事长。自2013年4月起,他还担任新华资产管理(香港)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从他的简历来看,李泉拥有12年的基金管理经验和9年的保险投资管理公司经验。

李泉公开表示,保险基金非常重视绝对回报而非短期游戏。新华资产的投资目标平均为8 - 12年,特别是在有利的市场利率的情况下,并将增加长期债券的分配。

根据新华资产2018年度披露数据报告,其资产总额为20.75亿元,同比增长5.60%;营业收入7.13亿元,同比减少14.71亿元;投资收益1.79亿元,同比增长9.72%;净利润从2017年的2.3亿元增加到2.37亿元,同比增长3.04%。

新华人寿成立于1996年9月,总部位于北京,是“六大”人寿保险公司之一。其2018年的净利润排名第五。 2011年,新华保险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交所上市。

新华人寿会姓?

水上营地,水兵。 “保险部门”退伍军人退位,“资产管理部门”招募首次亮相。

新华人寿的高级管理层已经从传统的老保险公司转变为长期投资的“投资管理部门”。新华保险曾一度追求保费和续保的增长,再次站在十字路口。

“现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,投资风险更大,所以如果保险基金想追求高回报,我们必须拥有一支非常强大的投资团队和前瞻性的愿景,项目风险评估和预测必须准确。新华人寿重新华中科技大学兼职教授兼金融经济学家余凤辉表示,公司一定会扩大资产,关键是控制投资风险,稳步运营。 p>

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王国军认为,“资本市场已进入上升周期,现在业务重点转型将取得相当大的进展。目前仍无法判断新华人寿未来的转型是否顺利进行到何种程度。但无论如何,保险公司的稳健性和安全性仍然是第一位,其次是流动性,再次是盈利能力。如果相反,风险非常大。“

根据新华人寿保险2016年第一季度的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,万丰自2014年11月起担任该公司的执行董事。在新华人寿保险期间,他提出了“两步走”战略。第一步是2016-2017的过渡期。保险费将逐步被保险和续保保险费取代,并将建立初始付款和续期。业务发展模式受到驱动;第二步是2018 - 2020年的收获期,形成了更新和发展的典范,重点是长期业务的发展和业务结构的调整。

但是,“两步走”战略尚未完成,正处于调整的中期阶段。 2019年1月16日,万丰因个人年龄辞去新华人寿保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职务。

记者回顾了2014年至2018年的新华人寿年报,发现由于万丰担任新华人寿的执行董事,其保险业务从2015年的1118.59亿元增加至1222.86亿元,净利润从85.34亿元下降2015年人民币78.43亿元。

万丰“两步走”战略的第一步是2016 - 2017年的过渡期,逐步取代保费和续保续保所支付的保费。根据新华人寿2018年年报,其保险业务收入为1222.86亿元,其中续保费为958.6亿元,占保险业务收入总额的78.39%,比年末的53.17%增长25.22个百分点。 2015年,2018年,保费收入仅为7.7亿元。可以看出,新华保险的保险业务结构确实有所改善。

当市场报道万丰不再再次当选新华保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时,新华人寿的股价下跌。据媒体报道,1月7日,虽然沪深股市呈现红色,但新华保险破裂甚至触及涨停。当天成交量下跌6.72%。

记者查询了新华保险股价,发现新华人寿的股价在2019年4月20日达到2019年的最高值,为64.99元/股。当市场爆料万丰的离职消息,1月7日,新华人寿开盘股价为43.47元/股,收盘价为40.51元/股,股价下跌6.81%。

自万丰于2019年1月16日正式辞职以来,其收盘价为每股39.88元。 8月6日晚,新华保险宣布任命刘浩玲后,8月7日开盘价为52.35元/股。

新华强投资终端开业?

2018年,保险公司投资惨淡,投资收益率约为4.3%。总资本使用收入超过6800亿元,比2017年减少1500亿元。其中,固定收益领域的债券和银行存款收益较高。

《财联社保险频道》根据2018年公布财务数据的82家寿险公司统计,行业保费收入总额为亿元,同比增长9.78%。全行业实现投资收入5351.45亿元,比上年减少343.54亿元,同比减少6.03%。保险业一直走在承销和投资的两边。 2018年,保险公司利润总额减少343.45亿元,承销面临压力。

在76家同比数据公司中,40家寿险公司的投资收益呈现正增长,36家为负增长。其中,昆仑生,国联人寿,幸福生活,合众人寿,瑞泰人寿,五大人寿保险公司跌破五大投资收益,其净利润亏损7.7亿元,4.41亿元,68.01亿元,874万元元,只有瑞泰人寿有毛利润40亿元。其中,国联人寿,幸福生活和合众人寿的净利润比上年亏损进一步扩大,显示出保险公司投资收益的重要性。

根据发布的《蒙格斯调查之十:中国保险业调查报告》,保险市场必须提高其资产管理投资能力。现有的保险资产管理产品主要以债权为基础,相对简单。产品设计需要多样化,以满足不同投资者的需求。保险资产管理需要建立专业的投资研究团队,专业的投资研究团队是提高保险资产管理投资能力的基础。

新华人寿的新任高管均来自资产管理部,表明他们重视投资方面。未来的保险公司会将重点从承销转向投资吗?

金融经济学家余凤辉认为,“这种可能性非常大,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里,保险公司已经收集了最多的资金。目前,保险资金进入股市的渠道已经扩大。如果投资领域是正确把握,回报肯定会很高。“

“目前保险资金的投资范围有很多限制。如果这方面可以放开,一些保险公司仍会有一些发展,但保险公司的投资一般是保守的。目前投资方面的问题是经济情况不好。利率正在下降。只有在经济形势好转的情况下,才能出现投资收益。“一位保险公司的高管告诉《财联社保险频道》。

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王国军教授认为,“保险公司的投资能力和投资收益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,因为大多数保险公司的投资收益率都不尽如人意。有些保险公司像零售投资者一样在资本市场上进行投机。不是这种情况。保险业需要长期稳定的投资,保险的功能主要是保障,投资是衍生功能,不能不堪重负。“

此外,他认为保险公司首先是“债务驱动资产”模式,然后从2010年到2016年,保险市场是一种“资产驱动债务”模式,现在又回归到'资产方和债务' - 两轮驱动'车型。未来,保险业应该关注资本市场的变化。如果资本市场进入上升周期,一些保险公司将走资产驱动负债的道路,但如果资本市场仍然处于下行阶段,那么它就是债务驱动的资产。无论采用何种模式,它都会不时发生变化。对于保险业来说,两轮驱动的稳定发展是最合适的。

一位经纪公司的非银行分析师也认为,保险业以前是债务驱动的资产。由于以前的资产回报总体上相对较高,因此负债方定价相对较高,可以提高保费,而且投资方面没有太大的压力。但现在整个新订单的销售都面临压力。在这种情况下,不可能完全依靠债务方来驱动资产,所以这次你需要两轮驱动。此外,投资终端的利率正在下降,保险投资方的整体表现不是特别好,因此债务方和投资方都需要精细化运作。

“保险公司是否会从保险方转移到投资方,这也取决于公司。由于生存压力,一些小公司可能会开发一些激进的产品。这些产品肯定在保险方面亏本,他们只能希望投资能投入资金。赢回来。但是一些大公司有良好的品牌和服务,而且产品的价格可以设定得相对较高,因此投资方的压力会相对较小,而且可能不会把重点转移到投资上。“上述保险公司高管们说。

主编:贾振飞